忍者ブログ
漫天大謊
行事曆
09 2018/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新記事
Profile
名前:海皇洛琳
興趣:寫作、打電動、不務正業
LOVE:帝王本命
喜歡的動漫:遊戲王GX、5D's

Air Force鬼柳京介任君差遣!(敬禮)

計數器:

最新回應
[02/13 KOYAMA]
[10/09 亞蘭達]
[10/09 亞蘭達]
[10/03 金韵儿]
[09/29 可菈絲緹]
蛇毒濕地帶
[167][166][165][164][163][162][161][160][159][158][157]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我一直在想這篇記事應該歸在哪個夾子
內容跟我的工作有關
但主題卻不是那些羊的事
 
=====通篇抱怨、慎入=====

九月份,我換了新的場舍新的勤務
違規考核房
 
很痛苦,真的很痛苦
是說我才站了幾天啊
就一直想要下來(做巡邏也好Orz)
不過按照我們乙股的習慣
沒有半年科員是不會允許我換勤務的
而且站違規房的時間只會更長、不會變短
 
之前曾經有個學姐受不了
撐了四個月就離開違規房
不過後來當她調整好心情後
科員還是讓她又重返違規房
而且時限重新起算
學姐們的教訓讓我知道
除非辭職不幹(這當然是不可能的)
否則變神經病都要想辦法撐到明年四月
而且當所有長官都對妳寄予無限厚望時
我怎麼說得出口我撐不下去?
(我是我們這一期第一批上違規房的)
 
其實違規房沒有問題
有問題的是我的心態
的確,違規房關的都是一些神經病的小羊
但是我覺得最神經病的是
明知她們有病、還拿放大鏡檢視她們每一個動作的我
 
半夜不睡覺
東摸西摸要糖要藥
禁止的時間偷開水
該內觀的時候給你躺地上………
其實都是一些小事
普通場舍也有這些偷雞摸狗的羊
碰到這種事我也會不高興
可是我真的不曉得同樣的行為
為什麼換了一個場舍
我就變得完全無法接受了
 
我明知道她們有病啊
是說真會一絲不茍地守規矩
這群羊就不會被抓來違規房了
我到底在幹什麼?
纖細敏感除了讓我的班上得很痛苦外
我到底得到什麼好處?
 
違規房另一個讓我覺得很可怕的地方是
它完全喚醒我的性格中最糟糕的一面
 
哀矜勿喜
這是我的母親告誡我的話
也是我不斷要求小羊們的事
但是自從我上了違規房
看到違規房的小羊因為重大違規行為
而被上固定保護時
像個神經病一樣被牢牢綁在木板床上時
我的理智上知道她應該是痛苦的
(會不會怕是另一回事)
但是情感上無論那是不是我的班
我都感到一陣喜悅
 
最起碼上固定保護的時間她都不能再吵了
最起碼上固定保護的時間我都可以假裝她不存在了
最起碼上固定保護的時間我是擁有主管權威的
………那是什麼鬼心態
 
我不怕她們鬧、我不怕她們吵
反正最慘的情況就是一隻一隻拖出來
固定保護上了再丟回原舍房
科員學姐們也都很挺我
一通電話打過去
五分鐘內就全副武裝地趕來違規房支援
(雖然我還是希望能把違規房搬到中央台隔壁= =)
但是每次上班我就還是胃痛
 
做這一行也有一年多
我第一次帶小說上班
是說備勤時間看那個鬼新聞
只會讓我更胃痛吳淑珍會不會來我們牧場關
根本無助於我的精神放鬆
帶PSP進牧場自己是真的覺得太鬼扯
看書是讓我轉換情緒比較容易的方式
(最近看的是伊達政宗……
計劃站六個月違規房,我要讀完日本戰國史= =+)
 
曾經,我很喜歡上假日的班
因為單純而輕鬆
可是現在,我痛恨上假日的班
因為那表示我一整天都得跟那群瘋子在一起
 
很久以前,我就知道違規房不好站
不過現在,我更能體會違規房日勤學姐的辛勞與偉大
她說主管自己都快要吃身心科的藥是真的
我說我想把那些混帳小羊拖出來剝了皮掛在違規房中央也是真的
 
我不要妳害怕
我要妳再也不能夠害怕
 
=====屋漏偏逢連夜雨=====
 
站違規房很痛苦
不過更痛苦的是,我又被調組
於是乎在繞了一大圈之後
我終究還是來到B組
 
B組當然也有B組的好處
首先我很喜歡B組現在的科員
其次B組的班聽說比較好補
還有就是現在和我共事的A、C組搭檔都很不錯
但是B組的問題也不少
最大的問題是我很不喜歡B組的學姐
她們不是壞人,但是我就是處不來
 
為了讓我更快進入狀況
科員特別安排一個B組的學姐帶我
感覺很像是又回到剛進入牧場時那種生澀的狀態
有個幹練的學姐在旁邊也真的讓我執勤時比較心安
問題是那個學姐的那一套我真的學不來
 
我這個人比較一板一眼
該是我份內的事我一分兒都不會給妳少
我也不喜歡因此拿橋要妳多感激我
因為那是我的工作我的職責所在
同樣地當妳要搗蛋的時候
我也不會跟妳說
因為我曾經怎樣怎樣的對妳好
所以請妳賣我一個面子別在我的班搗蛋
 
我不稀罕
鬧事的違規的打架的隔空喊話的
就是公事公辦
該上鐐的、該固定保護的、該綁起來的
牧場怎麼規定我就怎麼做
但是當妳下次有求於我的時候
只要是我的職責範圍內
我還是會為妳做
 
那是我的工作我的本份
是我拿國家薪水就要為國家做的事
妳該感謝的是中華民國政府的寬宏大量
沒有一槍斃了妳這個混帳
是說妳的主管我啊其實滿腦子都想著剝了妳的皮再把妳吊起來
 
我不喜歡學姐那種施恩的口吻
雖然那同樣是種管教的手段
但是我不喜歡
可是偏偏我怕那個學姐怕的要死= =
她怎麼說我就怎麼做
結果就是前幾個班我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
違規房的羊已經夠神經病夠敏感
然後站違規房的狗還比違規房的羊更神經病更敏感
結果當然就是違規房整個炸掉
三次班、我跟小羊起了兩次大衝突
衝突大到還得勞駕科員從遙遠的牧場另一頭趕來處理
其實說穿了都是些小事
我是隻菜鳥,但是好歹也做了一年的牧羊狗
那種衝突我根本不應該讓它發生
 
前天晚上我想到要回牧場上班就焦慮到坐立難安
還是跟母親大人談一下後才覺得好過一點兒
每個人有每個人的一套、做我自己就好
我按我原本的風格做事
不也在牧場好好地待過一年、
好到科員這麼早就找我站違規場舍= =?
 
母親大人另外還提醒我提防那個學姐囧
我跟母親大人講了一件事
母親大人說那個學姐心機很重………Orz
 
B組另一個讓我很抓狂的地方是
現在跟我同備勤室的學姐= =
站違規房已經讓我神經緊繃到
該睡覺的時間我都睡不著覺
不然就是睡著了也一直作惡夢
(害我覺得自己跟沒睡一樣= =)
而那位學姐呢則加深了我的神經因執勤所受的摧殘
 
話說我現在越來越能明瞭那些跟那位學姐配班的同仁
為什麼都在哭天喊地了
我沒跟那位學姐配班、只是備勤時間跟她一起睡覺
也覺得哭天喊地
甚至考慮搬回原本的備勤室睡
 
該睡覺的時間不準時進備勤室睡覺
等她進來時還要弄得風風火火唯恐天下不知道
(學姐,裡頭有人在睡覺囧)
開冷氣還一定要開窗
(牧場冷氣已經夠老舊,妳還這樣折騰它,會冷才怪)
最令我抓狂的是
我執勤時間安撫一堆神經病已經自己都快有神經病
休息時間能不能不要再讓我安撫妳啊囧?
 
我上個班碰到一件事
我跟那位學姐的場舍中間不過隔了一層樓地板
境遇卻是天堂地獄的差別
我的舍房忙到半夜兩點還有小羊不睡覺在吵鬧
她的舍房閒到晚上執勤沒事幹只好拿膠帶膠水去黏螞蟻囧
然後那一天她打電話來
叫我回撥電話給她、幫她測試一下她的分機是好是壞
 
剛好我那個時候手邊事情處理到一段落
“學姐,妳那支分機是多少?”
“ㄟ,我不知道耶!我都只有接都沒有打,都不曉得這裡是幾號”
“………那妳是要我打去哪兒?”
“妳查一下好不好?”
有人叫別人打電話到自己家、連電話號碼都要打的人查的嗎= =?
 
後來我好不容易從那張密密麻麻的分機號碼表上
找到學姐場舍的電話回撥回去
學姐接了、表示電話是好的
然而就在我正想掛電話時
學姐卻彷彿終於找到一個人可以陪她聊天
居然就抓著我說她的電話沒有人來修就自己好是件多神奇的事
 
學姐妳很閒可是我很忙啊
我的場舍出事我已經不指望妳來幫忙我
我的場舍沒事時讓我喘口氣行嗎囧?
 
更離譜的是
到了備勤時間,我們在備勤室相遇
由於先前執勤時
我以“我的場舍有狀況”為由掛了她的電話
所以她又要繼續抓著我把剛才在電話裡沒講完的話說完
(學姐,我想睡覺………)
 
她不斷地重復
那支電話本來是壞的
沒有人來修卻自己好了
而她之所以會發現那支電話好了是因為那支電話響了
可是她打遍全牧場卻沒有一個人說她在那個時候打了那支電話
 
“妳不覺得很恐怖嗎?三更半夜會自己好自己響的電話耶!”
我覺得三更半夜不睡覺的妳比較恐怖………
“都沒有人說是她打的、那會是誰打的呢?”
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而且那個時候剛好有隻羊要生小羊,妳不覺得很巧嗎?”
我只覺得妳很吵………
“妳覺得那個時候那通電話代表什麼意思呢?”
代表妳太閒了= =
我都沒時間追查這種沒接到的電話= =+++
 
眼見學姐擺出“沒有個明白說法我就不睡覺”的態勢
我也只好順水推舟的說
妳不是說那時有隻羊要生小羊嗎?那通電話大概是報喜訊的吧
“真的有報喜訊這種事?”
是啊是啊,所以妳不要怕了,那不是壞事,妳安心睡覺吧
 
重點是
那位學姐後來真的喜滋滋地唸著
“原來那是通報喜訊的電話啊!那真是太好了”
然後就睡著了囧
 
神哪,願你守護我脆弱的神經
神哪,願你降福給善良的人們Orz
PR
回帖欄
名前
標題
顏色
信箱
URL
留言
密碼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引用網址
本文網址:
Copyright c Stromata。。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NinjaBlog / Material By 御伽草子 / Template by カキゴオリ☆
忍者ブログ [PR]